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娱自乐

清 雅 澹 静 诚 善 谦 恒

 
 
 

日志

 
 
关于我

爱下围棋、打桥牌,独立思考,喜欢交流自己真实的观点、看法,现学写律诗,愿与投其所好人士交友、交心、交流。愿与“刺头”理论,与有思想的人士交往。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转载】教育是我们社会最后一道防线   

2014-05-05 21:5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认为中国教育正面临着很多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面临过的问题。

我在这里当然只能谈问题的一个方面,实际上,教育问题在当下的复杂程度是难以想象的。

中国教育的现状是:孩子进一步,社会让一步;孩子进一步,老师让一步;孩子进一步,家长让一步,我们不断地为自己找理由,为孩子们开脱。我想说,教育不应该是这样。中国教育面对的是独生子女一代,独生子女是自地球上有人类这个物种以来所出现的一个从来没有过的群体,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那么多没有兄弟姐妹的人在那么短时间内,有计划地出现在一个国家。我们以往所有的教育理念、方法、手段都是针对有兄弟姐妹的孩子,接受教育的对象的主体变化了。

教育是我们社会最后一道防线 - 教育星空 - 教育星空

我不相信教育一定是快乐的。教育里面一定有痛苦的成分,这是不言而喻的。可我们的童年快乐吗?至少我好像不那么快乐。

“好了伤疤忘了疼”。谁不是一路考试拼上来的?我们小时候也有那么多作业,有时候还吃不饱饭,有时候还被老师非常严厉地批评。现在,我们对孩子的教育大多是鼓励。那么,惩戒呢?教育可以没有惩戒手段吗?单凭鼓励就可以完成教育了?我不相信。有学校校长建议家长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看孩子的日记,我不敢苟同。为什么绝对不让看?我从小的日记,我父亲就偶尔会看,也没把我看傻了。听说前段时间有关部门发了一个文件,内容是“赋予老师批评学生的权利”。老师批评学生的权利要赋予?何况什么时候剥夺过?没有剥夺要重新赋予吗?

现在的孩子骂不得、说不得、批评不得,一点挫折就接受不了。小时候,我的老师惩戒过我,但我们的感情到今天都很好。我们讲跟国际接轨,我看有的时候是“接了个鬼”。我们常讲欧洲的教育怎么怎么好。好啊,英国的好学校规矩严到什么地步,大家不是都很知道吗?英国通过了一条法规,大意是“允许教师在历经劝告无效的情况下采取包括身体接触在内的必要手段,迫使不遵守纪律的学生遵守纪律。”说白了,就是可以适当地揍。大家都说新加坡的教育好,新加坡的中小学教室后面墙上不是经常悬着一把戒尺?据说孩子表现不好,按规定打三下,只许打手心,不许打手背,必须两个老师在场的时候才允许执行。我觉得我们的教育不能再一味让步,我们对孩子要真的负责任。

人类社会没有绝对的公平,这是常识。在中国,还有一条公平线就是高考了。如果按照所谓的、实际上很难有明确标准的素质来招生,那么,中国的平民子弟有多少能进北大、清华?一个孩子连公平竞争都竞争不过人家,还说素质很高,谁会相信?我现在提倡恢复全国高考,而且是裸考,不要加分。我是1984年高考的上海第二名,我们都是这么考到北大的。

如果高考制度不能改,我们的教育就几乎不能改。高考是指挥棒啊!高考制度之所以不能改,是因为我们找不到比高考制度更不坏的制度。高考制度不是最好的制度,但它是最不坏的制度。

教育是我们社会最后一道防线 - 教育星空 - 教育星空

我们要告诉孩子,犯了错误要付出代价。如果全社会形成对孩子让步的氛围,以后的孩子是很可怕的,我们的未来是很可怕的,这样教育出来的孩子是接不住中国未来发展的重担的。中国历史上无意识成就的“老三届”,这一批人在文革前完成了初高中教育,文革前的初中高中教育水平恐怕不比今天一般的本科教育低,这批人懂知识、受得了委屈、懂担当。现在,这批人要退休了。我希望老师一手拿着胡萝卜,一手还得拿着大棒。因为教育是最真实的事情,我们要让孩子尽量生理健康、心理健康。我现在非常羡慕我父母,他们敢骂孩子、揍孩子,但是我们依然爱他们。今天的孩子打不得、骂不得,哪怕是一个眼神,没准明天就能把长辈杀了。我讲《弟子规》讲到“守孝悌”时,助手搜索了一年以内的“不孝、杀父”的反面例子,数量之多,让我瞠目结舌。

我们再也不能一味以爱的名义对他们让步了,这样的教育是不对的。过去是“教育”在教育社会,现在是社会在教育“教育”,这样教育的本体性就不存在了,教育最基本的价值理念就不存在了。我们这个民族原来给教育赋予那么高的地位和价值,在今天都已经被打乱了。

我们这个社会最后一道防线是教育。不要轻易向我们的孩子让步了,也不要轻易向家长让步了。我们鼓励孩子的自信心,赞扬他,鼓励他是对的,但不能过度。反之,他在未来面临的反差足以把他摧毁。

要告诉孩子,这个社会可能是残酷的,要准备受到很多委屈。社会要赋予校长、老师更大的权利、荣誉和待遇,但是也应该赋予他们更大的责任。我讲的都是真话。当然,季羡林先生教过我“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